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人本主义  >   治疗方法  >    内容

梦是对愿望的满足

作者:|文章出处:|更新时间:2007-12-17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对愿望的满足,不过,这种愿望在梦中的表现,有时是直接的,有时是间接的,有时则是以相反的形式出现的。有一位心理学者,进行过一项心理变化研究的空腹实验。他让32名大学生绝食几天,试验过程中,有很多人梦见自己狼吞虎咽地吃着烙得很厚的食品和牛排。更称得上杰作的是,在研究这些受试者刚一睁开眼时的谈话内容时,发现与食物有关的话题与空腹致饿程度成正比,绝对压倒其它话题。许多受试者平时根本不感兴趣的烹调技术、食堂菜谱之类,这时也成了饶有兴味的话题,其中有的人甚至还表示实验结束后想当炊事员(32名受试者中有13名),或在农场劳动等等。很明显,他们的梦,直接反映着受试者当时的需要和欲望。有些梦对愿望的反映要稍微曲折一些。有一次,弗洛伊德的一个朋友的夫人,做了一个来月经的梦,这样的梦她过去几乎没有做过,她向弗洛伊德讨教。弗洛伊德告诉她,夫人做这个梦意味着内心深处存在着“有月经就好了”的想法,如果反过来看的话,这个梦可以解释为夫人目前的月经暂时停止了。这位夫人听后惊讶地告诉弗洛伊德,自己正处于妊娠期,她对弗洛伊德的解释异常钦佩。应该说,象这样内心无意识的欲求,在梦中按其本来面目直接或不很曲折地表现出来的情况,其判断是比较容易的。当然,由于梦的本质和机制十分复杂,许多内容对于人类来说,还是未知世界,所以,难以解释的梦仍然不少,甚至占梦的大多数。但是,按照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方法,还是可以解开不少神秘之梦的锁结。

释梦之一:小白狗被绞死

    有位女性梦见一只小白狗被绞死,与弗洛伊德的助手费兰斯对此梦的分析的例子,现在已被许多书引用,而成为很有名的话题。当这位女性把梦中“荒诞”的经历告诉费兰斯以后,费兰斯经过分析后认为,这条小白狗实际上是这位太太所讨厌的义妹的形象。读者诸君恐怕难以相信,小白狗怎么会成为人的形象的代表呢?可是,若看看费兰斯下面的说明,对于他的结论你多半会心悦诚服的。费兰斯的说明是这样的:这位女性对烹调很擅长,并且有时还亲手勒死鸽子、小鸟等来烹饪。但她绝不认为这是件愉快的事情,所以很想辞去这项工作。在分析梦的过程中,这位女性说出了这些情况,于是我问她是否有特别讨厌的人时,她说出了义妹的名字,并激奋地说起了义妹对她丈夫“就象训练好了的鸽子一样”,使她十分厌恶。我告诉她,你在梦中勒死小白狗的方法同勒死鸽子的方法实际是一样的,而鸽子、白狗其实都已拟人化了,它很可能就是你义妹的形象。通过进一步询问,果然得知,这位太太在做此梦之前曾与义妹大吵了一场,还把义妹从她房间里赶了出来,对义妹骂道:“滚出去,但愿别让狗咬着我的手!”分析到这里,女士承认,她确实有过“义妹死了可好”的想法,而她的义妹身材矮小,皮肤细白,就像小白狗一样。

梦中出现的象征

    虽说人的有些欲望能像上面那样的梦中明显表现出来,但也有些欲望会不露形迹地以另一种形式表现出来。特别是像上面所举的例子中,在欲将义妹勒死这种反社会、反道德的欲望存在的情况下,这种倾向更明显。实际上我们就是睡着了,良心也不是完全麻痹的,而是在适当地起着作用。弗洛伊德把这种机制叫做“梦的检阅”。它和过去军方检查报纸、书刊,把当时认为不妥的部分删掉重写基本上是一样的。也就是说,所以不能让无意识界的芥蒂在有意识界随便露头,是因为有意识和无意识的镜头里都闪烁着检查官的目光,起着禁止可疑东西通过的作用。由于这个原因,所以尽管是在梦中,无意识欲望中一些丑恶的东西也都在换装、变形,变成能混过检查官眼睛的那种程度再表露出来。勒死义妹是不能容忍的,但是勒死小白狗还能说得过去。于是,在分析梦时,就需要我们千方百计地找到事物的本质,为此需要懂得梦的“象征”。如:性行为→骑马、吃香蕉等;男性性器→竹竿、手杖、蛇等(呈棒状的东西)。女性性器→花瓶,房子等(呈容器状的东西)。弗洛伊德把这些关联密切、可以置代的东西称之为“象征”。前面举例中的义妹→小白狗之间的密切关联,也是一个象征,但这毕竟只是当事人明白的象征,与男性性器→竹竿这样的能被广泛用于断定性质的东西是不同的。我们掌握了“象征”的多变性,解释梦就比较容易了。一位年轻女性做了这样的梦:“一个男子想骑一匹性情剽悍的马,但是没有如愿。失败了三次,到第四次终于骑上了马鞍出发了。”乍一看,这个梦没什么离奇之处,可是你若知道“象征理论”,这个梦就很不得了。如果把这个梦分析出来,就是:“某个男人强迫一个讨厌他的女性进行性交,失败了三次,但第四次终于达到了目的。”实际上,这位女性有了三次拒绝男朋友求爱的经历,这次也要坚持拒绝到底。梦中的“象征”把表示的性交成功,恰恰是她对自己行为能否成功的担忧。可见,判断梦很重要的是要知道平时被压抑在心底的欲望,以及各种“象征”的意义。有了这两条,不少梦能够合理地阐释。

释梦之二:“这个女人就是罪犯”

    某年轻主妇,梦见自己在阴暗潮湿的监狱里,被怀疑为可恶的杀人犯。被杀的还不知是谁,是男是女也不知道,但是侦查的警察一口肯定“就是你杀的”!在这间牢房里,有个衣衫褴褛的老太婆。奇怪的是,老太婆的头上绑着一个装有浓硫酸的瓶子,并且摇晃着脑袋对警察说:“这个女人就是罪犯。”就在这时,浓硫酸飞溅出来,年轻主妇的脸、手都被烧伤了,但是警察还是不停地对她追问,并说“被害者因浓硫酸受害”,对老太婆却一点也不怀疑。于是,年轻主妇在被浓硫酸痛苦地折磨的同时,大声叫喊自己“冤枉”,在痛苦的叫喊和折磨中,她睁开了眼睛,醒了。心理学家听了这些话,直观地确立了某种假说:这个老太婆很可能就是和她关系紧张的小姑。于是,从多方面进行试探,结果她这样说:“虽然不能清楚地断定梦中的老太婆是我的小姑,但穿的衣服却很象。”其实,这个梦不管怎么说,都可以把它的根源解释为主妇与小姑之间在心里结成的疙瘩。从监狱这个梦的舞台来看,也可以知道,家庭生活对年轻主妇来说很不自由。梦中的老太婆拿着浓硫酸,不用说是做梦人感觉到小姑内心对她隐含的敌意,至少也是本人感到被小姑欺侮的证据。如果把警察看成是她丈夫的象征,那么这可以解释为:本应站在公正立场、公平裁判的丈夫,客观上却站在小姑一边,偏袒小姑,同小姑一起来攻击她。这是一个恶梦。她正在痛苦的时候,醒了过来,这又喻示着她还没有找到解决她和小姑矛盾的妥当方法。年轻主妇承认,她并不是没有想过采用某种手段(如反抗、争吵甚至杀害等)来解决矛盾,但都感到不好。因此,她的内心一直很压抑,这种心情在梦中就表现为受折磨。这充分说明,这位主妇的性格比较内向,并且常常认为事情的起因总有自己的过失。所以,即使在梦中也找不到出路,相反继续让自己的欲望在折磨自己。

释梦之三:在收容所里

    某中年妇女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地点不明确,但好像是设有铁丝网的美军收容所。在闷得要死的房间里,一群人蜂拥而上,给她穿衣服,甚至给她穿毛皮衣服,热得她汗流浃背。过了好久,她才逃脱了他们的围攻,瞅准机会越过铁丝网,那些人也紧追不放。她想在大街上搭别人的车逃跑,但是人家不让她搭车。这时追赶的人逼近了,所以只好又往别处逃。不一会儿,突然周围变得很静,面前呈现一个大湖,不由得心旷神怡。正在欣赏景色之际,感到背后有人,一看原来是个手拿警棍的高个子外国人站在背后,她忽地一下子失去了知觉。心理学家在分析她的这个“怪梦”时,得知她的丈夫比她大十八岁,并因中风而卧床不起,而孩子们都耐心地勤恳地侍候他。心理学家说出梦中的“象征”所代表的意义时,那位妇女的脸唰地红了。其实,这个梦可以判断为她对性欲的不满足。开始许多人给她穿衣服的场景,可以解释成她想赤身裸体这一愿望被压抑着。她对这种压抑进行反抗,勇敢地从美军收容所也就是从她的“贞洁妻子”的座位上逃脱出去,但是她觉察到追捕她的人们(即良心)在与她激烈地纠缠。后来出现的大湖是这位女性强烈的欲望,希望得到满足的象征,在梦中可以看成是被解放的天地。但是拿着警棍(男性的象征)的陌生人接近她的时候她失去了知觉。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