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忙又累,身体如何吃得消?学教练式管理,老板解放,业绩暴涨! 点击咨询详情
101期教练式管理
NLP学院网全国分院图
首页   >   人本主义  >   应用案例  >    内容

以人为本与人本主义 两种人权观的区别

作者:韩庆祥|文章出处:网络|更新时间:2010-07-27

  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本质与核心,全面发展、协调发展与可持续发展以及“五个统筹”,都是根据以人为本的发展理念而提出的,都是以人为本的内在要求。实现科学发展,或实现又快又好的发展,就是要把当代中国的发展纳入以人为本的发展轨道。

  尊重人权是以人为本的一个基本要求,当前提出并坚持以人为本,内在地包含尊重人权。以人为本中的“人”,既指所有的人,但在政治上或在党与人民群众的关系上,又指广大人民群众。以人为本的“本”,其题中应有之义,就是要以人的权利为本。因为人权这一概念与人这一概念具有内在直接的相关性。从逻辑上,高举“人”的旗帜,必然注重人权;从历史上看,凡在思想历史与社会历史上强调注重人的价值,就必然强调注重人权,如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18世纪法国启蒙学派等,就是如此。

  尊重和保障“人权”,既是资产阶级在同封建专制制度的斗争中提出来的口号,也是在对资本主义商品经济社会“人被物化”的分析中提出的一个理念,因而,它对反对封建专制和神学统治,对反对物役现象,都具有重要的积极作用。

  以人为本所讲的人权,与西方人本主义所讲的人权具有共同性,都强调人人平等、尊重人权、尊重个人,都强调人人具有作为“人”应具有的普遍的、一般的权利,具有个人作为个人应具有的特殊权利。然而,在人权问题上,近现代西方人本主义是把人本主义作为哲学基础,而我们的以人为本所讲的人权则是建立在唯物史观基础上的。

  近代西方人权理论是建立在抽象的人性论和人的类特性基础上的,因而往往注重普遍的、一般的和抽象的人权,而忽视实现人权的社会历史条件和社会物质条件。例如,西方进步的政治思想家霍布斯、洛克、格劳秀斯和卢梭等所提出和发展的“天赋人权说”,是沿着两条思路进行的:一是从人的类本性出发,把人权看作是人作为人应拥有的权利,强调人权的人类性,认为一个人作为人,都应当享有不可剥夺的人权。美国芝加哥大学阿德勒教授曾对此加以说明:人的种种权利的“最终基础存在于人类的本性。……作为人,我们都是平等的——平等的人并且具有平等的人性”,平等地拥有平等的人权。①二是从现实出发,把人权看作是调解国家和个人(公民)在利益上的关系的一种手段,期望凭借人民主权原则,通过人权使公民个人行使和维护自己的利益,并限制因国家权力过度集中而形成的独裁和专制。沿着这一思路,一些思想家把“自然法”、“社会契约”作为人权的理论根据,把人权作为推进资产阶级政治民主的核心和手段。显然,这种人权思想是为挣脱封建等级特权和神权的束缚而提出的自由、平等的人权要求。这种“天赋人权说”,适合了资本主义商品经济发展的需要,迎合了产业革命开始后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文化思潮,推动了资产阶级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冲击了压迫、特权、偏私和迷信以及权威。但也明显暴露出其历史局限。主要表现在:其一,它没有正确解决人作为“人”类所应有的一般权利、人作为社会成员的特殊权利和人作为有个性的个人的具体权利这三者之间的关系,仅仅看到了人作为类的一般权利;其二,没有分析人权的社会经济根源和历史基础,也没有关注和揭示实现人权的社会历史条件和社会物质条件,而是较多地从人权的人类学基础出发来谈人权;其三,否认人权的阶级性质及其阶级本质;其四,没有分析无产阶级的人权状况。可以看出,在现实资本主义社会中,以人本主义为哲学基础的西方人权思想,实质上是抹杀了资本主义社会中具有不同社会地位和身份的人在实现人权问题上的差异,而且把人权看作资本主义国家中少数资产阶级的特权,因而是一种抽象的和不彻底的人权。实际上,资产阶级为了废除封建等级和封建特权设置的种种障碍,赋予人权以超阶级的外观,但并不能掩盖其阶级特权的实质。

  以唯物史观为理论基础的以人为本,也内在要求尊重和保障人权。但是,这里所讲的人权却超越了资产阶级人权的阶级局限性,具有现实性、真实性、科学性、实践性、具体性、客观性和全面性。马克思以对人的本质的科学认识为理论前提,从人的类本性、社会性和个人性三方面来谈论人权。其一,从人的类本质出发来看待人权,认为人权包含人作为人类所应拥有的一般权利。马克思认为,类意义上的人权,旨在强调人与人在作为人的意义上的平等性,强调人人都有做人的尊严和价值,都有实现其人性的自由,其现实意义在于谴责非人性的社会,维护人的尊严。其二,马克思从人的社会关系,尤其是社会经济关系出发分析人权,认为人权具有社会性和阶级性。在马克思看来,人不仅是类存在物,而且更重要的是社会存在物。人作为社会存在物,是受社会关系制约和规定的,人是什么样的,是与社会关系的状况相一致的。同理,人的社会权利是什么样的,是与他所处于其中的社会关系的状况相一致的。②马克思认为,人作为社会存在物,要与他人之间发生种种关系,但最根本的是阶级利益关系。为使本阶级的利益免受损害并力求顺利实现,每个阶级都从自己的利益出发,来承认、设定和保障它所应享有的社会权利。在资本主义社会里,资产阶级就有着与无产阶级不一样的权利。尽管资产阶级打着“天赋人权”、“人人拥有平等的权利”的旗帜,但实质是宣扬本阶级的特权,而无视无产阶级的人权。其三,从有个性的个人出发分析人权,认为人权还包括每个人作为个人而应享有的个别权利。人不仅作为类、社会群体的一员而存在,而且还作为具有独特个性的个人而存在。这里的“个性”,在马克思看来,既指个人不能被社会取代的独立自主性或主体性,也指个人不能被他人取代的唯一性、独特性和自我性。这实际上是人作为有个性的个人应享有其个人权利的根据。

  正因为如此,以唯物史观为基础的人权思想具有以下本质特征:(1)现实性。西方人本主义的人权观只谈论人类一般的天赋权利,不大谈不同社会群体中不同的人所具有的不同人权以及这些权利的社会历史内容,后者正是我们所强调的。(2)真实性。西方人本主义所倡导的人权,形式上是全人类的,但内容实质却主要是资产阶级的特权,而我们所讲的人权,主要是广大普通民众的权利。(3)科学性和实践性。西方人本主义只着眼于人权的人本主义基础,多谈论人权的一般内容规定和形式,忽视人权的社会物质基础和人权实现的社会物质生活条件。我们认为,人权不仅具有天赋的一面,而且更本质的是还具有社会历史的一面,有其深刻的社会物质基础。要真正谈论人权,首先必须实现人权,要真正实现人权,就必须考虑实现人权的社会历史条件和社会物质条件,就必须以行动不断铲除影响人权实现的障碍,大力发展社会生产力,进而促进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


  注释:

  ①[美]阿德勒:《六大观念:真、善、美、自由、平等、正义》,陈珠泉、杨建国译,团结出版社1989年版,第170-171页。

  ②参见《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56年版,第428页。


标签: